4月

8

阐教和镇海龙宫在东海一战的消息很快就横扫天下。

众人原本以为阐教会如愿所偿,稳压一头镇海龙宫。毕竟那可是六位混元金仙,而元始天尊也是分身亲至。

可是当阐教败退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世人顿时震惊无比,这镇海龙宫如今已从四海一霸成功晋升为天道之下有数的势力之一了。

尤其是前任老龙王敖广成功进阶准圣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更是让世人震惊,在鸿钧道祖都送出礼物以示恭贺之后,各方也纷纷来镇海龙宫送礼。

女娲宫来的依旧是碧云童儿,只是这次的形象不太一样。

只见此时大殿当中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面容绝美,眼波流转,姿态端庄大方。在一众镇海龙宫糙老爷们儿吃惊万分的眼神中也丝毫不变脸色。

李艮捅了捅身旁的覆海,一脸疑惑的问道:“这是女娲娘娘身边的碧云童儿?”

覆海此时也是一脸茫然,女娲娘娘身边的侍女自从换成碧云童儿之后,就一直是童女模样,虽然妖界有传闻这碧云童儿是一位修行数千年的大妖,但是也仅仅是传闻,至于真容只有一些老辈的大妖才见过,他什么时候见过碧云童儿这副模样过。

覆海茫然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也不清楚,我没见过碧云童儿这副模样,不过倒是有传言叫她碧云仙子的。”

李艮一脸无语的看着覆海,吐槽道:“亏你还得女王娘娘看重,连身边的侍女什么来路都不知道。”

覆海闻言顿时脸上拉下来一道黑线,自己吃熊心豹子胆了,一天天没事干尽盯着人家娘娘身边的侍女看。

“这碧云仙子倒是有所耳闻,是何种妖兽修炼出来的不知道,但是这模样似乎和传言当中没有区别。”

游乐园少女

此时一旁的牛魔王平天皱着眉头说道,自己在西牛贺洲有所耳闻过,但是也没有见过真容。

“确实是碧云仙子,我有幸见过一面的。”一直话少的混天此时看着碧云仙子说道。

“那就有意思了,你看咱们龙王的眼神。”

李艮听到混天这样说,顿时一乐,笑着示意众人看龙王此时的表情。一众人闻言齐齐扭头看向此时龙座上的龙王敖凡。

敖凡这时候确实有些意外,眼中满是欣赏意味的打量着眼前这位以新面貌示人的碧云童儿。

不对,是碧云仙子。

碧云现在虽然是变了模样,但是身上的气势还没有变,敖凡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只是对此却有些好奇。

只见碧云眼神清明的看着龙王敖凡,见敖凡盯着自己打量不由的嘴角微微扬起,这才开口说道:“多日不见,龙王可还安好?”

“心情不错,如今看到你心情就更好了。本王是还叫你童子还是该叫你仙子?”

敖凡将仙子两字咬得极重,话音刚落就让碧云俏脸一红。

“龙王,什么称呼不重要,在下今日是替娘娘来恭贺老龙王晋升准圣之境的。”

说着碧云朝着坐在一侧的敖广躬身行了一礼,面带笑容的说道:“恭贺老龙王晋升准圣,我女娲宫略微备了一件薄礼献于龙王。”

只见碧云说完,秀手一挥,一道光华变闪现出来,待光芒隐去,一张卧榻便出现在了面前。

那卧榻之上灵气流转,虽然不是先天灵宝,但是却也不弱。

敖凡的目光落在了卧榻之上,系统的属性面板随之弹了出来。

东西比较平常,但是却胜在有心。如今老龙王敖广确实只需要静坐修炼感悟天道即可,这东西能够提供不小的助力。

敖广面带微笑的看着碧云,笑着说道:“多谢娘娘了,我镇海龙宫和女娲宫向来交好,何必有这么多虚礼。”

只是敖广嘴上这么说,但是并不代表不收这礼物,袖袍一甩就将灵床收走。随后眼神又落在了碧云身上。

这女娲娘娘身边的碧云他还是知道一点底细的,是当年从妖族遴选上来的,从九天玄女等弟子之后在没有收过弟子。碧云童儿和彩云童子算是眼下女娲娘娘的半个弟子。

再看此时碧云童儿这样一副模样,敖广不由得起了一些其他心思,似乎这镇海龙宫还能和女娲宫在近一些。当年黄帝可是也做过这事情的。

瞥了一眼自己儿子此时也是一副兴趣满满的看着碧云,敖广暗自点头,看这样子似乎这事情还是能够操作一下的。

只是现在总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子去说,还是需要去女娲宫试探一下女娲娘娘的口风才行。想通这些之后,敖广再看碧云的眼神就不太对劲了。

“来人,怎么总是让仙子站着,那么没有眼力劲儿,快快设宴,莫要失了我龙宫礼数。”

敖广眼神落在众人身上,见一众人眼神盯着碧云童儿再看,不由得怒从心起,本王的儿子看看也就算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一道龙威散发出去,让此时围观的龙宫吃瓜群众顿时浑身一震,急匆匆的忙活起来。

而一旁的龙王敖凡则是一脸的不解,不知道的自家老爹这突如其来的龙威是怎么回事。

只见敖广一脸笑意的看着碧云仙子说道:“仙子快坐,之前也是本王这孩子不懂事,每次都没有留下你来用膳,这次本王在可不能再这样了。”

敖广突如其来的热情就连碧云此时都有些愕然,懵懵懂懂的落座之后,不过片刻时间,就见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开始盛放美食,多是一些珍馐美味。待宴席开始,碧云这才回过神来。

自己来这镇海龙宫也有几次了,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待遇,还有敖广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实在是让她有些不太适应,总感觉有些古怪。

干笑了几声之后,碧云眼见没有办法推脱,只能留下用膳,只是动作有些拘谨,而这样一副模样落在敖广眼中,则是相当的满意。不由的心中感叹果然是女娲娘娘教导出来的,这礼节到底是不错。

在扭头看向敖凡,见对方居然丝毫不理会碧云,自顾自的在那里喝酒,顿时怒从心起,本王在这里替你谋划寻找机会,你倒好,还真当本王是在开宴席啊?要不是顾及着外人,敖广现在就想给这逆子来上一下。

敖凡似有所感的扭头看了一眼自家老父王,见敖广一脸的杀气,顿时心头一跳,自己做什么了吗?怎么这样一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