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8

“天逸,他们这就是讹诈,哪有这么高的服务费的。”

李大山十分憋屈的说道。

虽然说这个账单有问题,但当着同学的面出现这种情况,还是让他有些没面子。

这么算,都是自己请不起客。

“这服务费可都是明码标价。”

“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没钱就找地摊吃啊,来这里装什么装?”

服务员傲然的开口道。

“我要见们老板。”

张天逸知道,跟这种人争辩是白费功夫,所以直接说道。

“找老板就找老板,找什么人都一样!”

服务员冷笑一声,掏出手机拨了一下,几分钟之后,老板就出现了。

“怎么回事?”

白色高领毛衣美女安静唯美房内写真

这个老板四十岁左右,穿的倒是十分周正,但身上总会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名的邪气。

“自己看看吧。”

张天逸冷笑着将账单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弄错了,咱们的服务费当然不可能这么贵。”

老板看了账单说道,但不等李大山松了一口气,他却又冷笑一声,话锋忽然转了过来。

“她这是写错了,不是服务费,而是包间服务费。”

“们刚才使用的,是我们店里最好的包间,最低消费五千块,这个账单总价没有错。”

这话一出口,张天逸同李大山立刻一愣。

之前的服务员,更是一脸戏谑的看着张天逸两人。

“哎呀,实在是对不起,刚才是我写错了,我道歉。”

她一面笑着,脸上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一面拿着笔,唰唰在服务费前面添上了包间两个字。

然后唰的一下,又将账单给了李大山。

“现在改过来了,结账吧!”

“看吧,叫了老板也没用的,该多少钱,还得是多少钱。”

“们要是还有意见的话,也可以去物价局投诉。”

服务员继续讥讽道。

服务员又是讥讽了一句。

“我们来的时候,怎么没有人告诉我们,那个包间有最低消费?”

张天逸压制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这些都是常识,还有专门告诉们?”

“再说了,们也没有问啊?没钱就说没钱,少在这里找什么理由,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们这种客人。”

这次开口的,竟然是老板。

张天逸这下总算是看明白了,这所谓的最低消费,多半是这些人故意弄出来的,为的就是敲李大山这些看起来极为木讷老实的人一笔。

“确定要收?”

张天逸讥讽的说道。

“当然要收,一分都不能少!”

老板冷哼一声的说说道,看着张天逸,带着毫不掩饰的戏谑。

“好,我给。”

张天逸淡淡一笑,掏出了银行卡,刷卡付账。

李大山顿时有些着急起来。

“天逸,这件事怪我,但今天是我在请客,这钱,说什么也得我来付!”

张天逸摆了摆手,阻止了他。

“老班长放心好了,他们想要拿走我张天逸的钱,还没有那么简单。”

他淡然无比的说道。

“哟?装什么装?我就收的钱了,又能如何?”

老板冷冷一笑的说道,拿过银行卡,亲自刷了卡之后,将账单和银行卡,一起递给了张天逸。

“没有那么简单?这不就是这么简单么?”

“简单,我现在就让知道,什么叫做简单。”

张天逸接过账单,去没有离开,而是招呼了李大山,一起坐在了前台旁边,专门为排队的人设置的座位上。

五千块钱,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但这里的服务员还有老板的嚣张态度,却是让他极为不爽。

赚钱可以。

但俗话说的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这家店这种赚钱的方式,让他十分愤怒。

这就是光明正大的欺诈!

“哟,还准备打电话叫人是吧,看来我还高看了。”

“既然没钱,就别装什么有钱人。不过是五千块钱就受不了了?”

那个老板一脸讥讽的说道。

“打电话也没有用,我们这里都是明码标价,就算是工商局来了,咱们也没有任何错的地方。”

张天逸没有答话,而是无语的摇了摇头,眼中只有一片轻蔑。

不发一言的,坐在座位上开始打电话了。

李大山一看事情有些不对劲,立刻就又要上前劝解。

他可是知道张天逸的脾气,当初在聚会上,说动手就动手。

这里可不是同学会,若是因为自己来找他帮忙,弄出什么大事就不好了。

不过冯芊芊却是淡然一道,让他不必担心。

同时她也无奈的摇头,看向老板等人的目光之中,出现了一丝怜悯。

这些人可是真的惹到张天逸了。

跟张天逸相处了这么久,她对张天逸的脾气十分了解。

嫉恶如仇!

若是无心之失,即便是惹了天大的麻烦,张天逸都可以原谅。

但若是存心为恶,哪怕是很小的事情,也让他愤怒。

当初在大街上遇到的假乞丐就是如此。

而现在,这就饭店明显就是故意坑钱。

看张天逸的态度,她就知道,今天这件事一定不能善了。

这这些人的下场,一定会十分凄惨,虽说皮肉之苦不一定会受,但张天逸的整治,一定会让他们比挨揍更加凄惨!

张天逸是什么人,如今整个蓉州,乃至是整个四江的幕后第一大佬。

宗师高手!

这些人竟然敢在一名宗师面前玩这种文字游戏,坑一名宗师的钱!

这绝对是天底下,最为愚蠢的事情。

而更加可怕顿时,这些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招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张天逸的电话,没有丝毫遮掩,消费者协会,工商局,卫生局,挨个打了一遍。

旁边的老板一听,眉头立刻紧皱了起来。

他自然是不怕这些部门来查,但张天逸把这些人招了过来,肯定要给饭店造成不小的麻烦。

其他的不说,请吃几顿饭总是要有的。

说不定还得专门停业半天,应付有关部门的检查。

“小子,存心找事是不是?”

在他看来,张天逸纯粹是用这种文斗的方式恶心他们,比他们就范。

“呵呵,我就是找事了,又能怎么样?”

张天逸淡然说道。

“怎么样?哼,实话告诉臭小子,这样的人,我不是第一次见了。”

“好话听不进去,非得要吃一点亏才知道收敛。”

他摆摆手,旁边的服务员立刻会意,从旁边的小门钻了出去。

不过是几分钟时间,她就重新出现在了大门口,不过,他的身后,此刻却是跟了黑压压的一群人,至少二三十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