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7

“你……你,好,很好!”

公子桑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他是神界中人,代表岛国神界,神界里高手如云,就连通神境也有好几位,可以说是岛国武道界的守护者,而他代表神界,王欢竟然张狂到连他也要杀。

“王欢,你执意要跟我神界为敌是吗?你别忘记了,神界里面可是有通神高手,而且数量远比你知道的还要多,还有,你不要忽略了,我身后这些人可是岛国各大武道家族的杰出弟子,你杀了他们,必将引起两国修炼界开战,而你一人,得罪了岛国修炼界,还有神界,你得罪的起吗?”

公子桑怒血沸腾,双目死死地盯着王欢,寒声的道。

王欢莞尔一笑,不屑的看了他跟他身后的那些人一眼,不屑一笑道:“岛国神界又如何,通神境又能怎么样,至于你说的岛国修炼界,在我眼里不值一提,只要他们有胆子,尽管来就是。”

王欢这话一出,那些岛国人脸色迅速大变,只觉的遍体冰凉,好像被冻住了一样。

别人或许会畏惧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可是眼前这个人,武力通天,连柳生一刀,天贺家族的天贺里衣说杀就杀,眉头都没皱一下。

杀他们这些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至于他们身后的家族,有几个敢找这位报仇?

通神高手不出,谁能镇的住他?

答案是没有人!

唯美系美女微笑如清晨第一缕阳光治愈写真

“王欢,你不用在这里狐假虎威,你虽强,但终究不是通神存在,又岂会知道通神存在的恐怖?”

提起神界的底蕴,公子桑的底气也变的强硬起来。

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王欢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冷,对于神界,知道的虽然不多,但是根据老道士临终前的交代,神界之人必杀。

他又岂会把神界那些通神境的人放在眼中。

“是吗?现在这种时刻,你觉的神界的人能保护得了你们?”

“放肆!神界乃是最强存在,里面有神灵坐镇,你区区一个凡人,也敢……”

“呱噪!”

王欢眉头一竖,挥手一斩,一道银色的刀气纵横而出,快若闪电,势若雷霆,当空斩向那名开口之人。

那人的话还卡在喉咙里面,整个人便当场被一刀划过,当场身死。

“我杀了他,也没看见你们神界之人保护你呀?”

王欢挥手杀人之后,不屑的笑道。

“你……”

公子桑的脸色一阵铁青,一口气憋在胸口,将他气爆。

“神界又如何,我杀了他,你能救他吗?”

王欢手起刀落,又一位岛国修炼者砰然倒地。

那些岛国修炼者脸色终于发慌了,看着血泊中的同伴,面露煞白之色,牙齿不由自主发出咔咔的声音。

“怎么样,我已经连杀两人,你护的了谁?”

王欢对着公子桑每说出一句话,就一个人倒下,而公子桑的脸色也越是难看几分。

他没想到这个世上,竟有人不畏惧神界。

哪怕是当年的江湖神话,面对岛国神界也只有妥协。

然而,眼前这个人,当真是无所畏惧!

他想错了,高估了神界的威慑力,也低估了王欢的胆量。

“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觉的神界能护的了你的周吗?”王欢已经到了公子桑的面前,讥笑的问道。

公子桑闻言,身体顿时一僵,面带惧色。

这次他从神界出来,本以为能够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华夏修炼界踩在脚下,而且他的计划也快要成功了。

这个华夏公认的年轻第一高手只差一点就死在他的谋算之下,正当站在人生巅峰的时候。

这个人奇迹般的出现,将他所有的布局和铺垫,踩在脚下,狠狠践踏!

“知道你为什么会败吗?”王欢冷笑道。

公子桑闭口不言。

“因为你太渺小了,不好好修炼,仗着一点小聪明就像谋划当时强者,难道在神界里面没人教过你,在强者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只是浮云吗?”

“你……”

公子桑声音有些干涩,这话他当然听过,只是起初不以为然,认为修为再高,也不过是充当马前卒的莽夫,真正的强者,就是在幕后运筹帷幄的人。

他走出神界,想要证明自己。

然而,没有想到的付出的代价会这样沉痛。

除了他以外,跟随他一同前来的岛国人,都已经死在他的面前。

“现在该轮到你了。”

王欢一脸冷漠的道。

“你……你真的要杀我?”公子桑后退一步,脸上煞白,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

王欢不屑一笑,道:“难道你以为我刚才是在故意吓唬你?”

公子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之色,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倚仗都化作乌有。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飞鸣神的最疼爱的弟子,你杀了我,飞鸣神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生死关头,他终于抬出自己的师尊。

王欢回过头,看向康不凡一行人,问道:“飞鸣神是个什么东西?”

康不凡茫然的摇摇头,这是吴明海脸色一变,道:“王主任,飞鸣神是岛国通神境强者,曾经……”

“不用说了!”

王欢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袖子一挥,一道狂风直接将面前的公子桑卷起,肆虐的飓风就像刀锋一样,瞬间便在他身上划出一道道深口子,鲜血染红了身。

眼看狂风就要向着公子桑的头顶席卷去的时候,后面的郑天龙猛然回味飞鸣神这个存在。

“王主任,手下留情!”

他的神色一变,终于想起这位飞鸣神的事迹,假若他的弟子被杀,一定会掀起一场动荡。

就连江湖神话也无法制止的动荡,也可以说是一场浩劫。

然而,他的提醒虽然及时,但是王欢却没有在乎什么,别说他只是通神境的弟子,就算他是通神境本人在此,他依然不会皱一下眉头。

就当这卷狂风裹住公子桑的头颅的那一刻,却见他头顶一团乌光冲起,将狂风击溃,一声暴喝从天而降。

“谁敢杀我神界之人!”

无数人被那道乌光镇住,目光突然变的骇然无比,只见那团乌光里面站着一尊五米左右的中年男子,这男子雄姿英发,仿佛神灵,俯瞰众人。

郑天龙双腿一颤,忍不住打起了摆子,干涩的道:

“飞鸣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