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7

呼!

光斗的拳风很浓烈,扑面而来。

全场气息也在这一刻倏地凝滞起来。

大家似乎已经看到光斗一拳将林萧打到吐血的场面。

砰!

光斗这一拳果然毫无偏差地打在林萧额头之上。

“好!”立即就有人叫好。

然而叫好声戛然而止。

众人想象中林萧被打倒在地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拳与额头接触的一刹那,林萧轻轻晃动肩膀,一股诡异的力量顺着身体传递到额头,不仅瞬间消弥了他的力量,还释放出一股反震力。

咔嚓!

光斗的手腕当时就被震断了。

樱桃小嘴清秀女森系写真

“啊!”

光斗踉跄退后,不可思义地看着林萧。

他这拳打死一头成年蛮牛都没问题,可打到林萧脑袋那一刻,却仿佛击在某种坚韧的牛皮鼓上,强大的反震力直接将他手腕震断。

“输了!”林萧笑道,“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光斗不甘心,他怒吼一声,甩动另一只完好手臂,借助腰腹力量,凶猛朝林萧扑击过去。

哗!

林萧侧身闪过他的攻击,顺势抬手朝他后颈拍下。

砰!

前冲惯性加上林萧一掌的力量,让光斗身体直接扑出去十几米,狠狠与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啊!”光斗惨叫一声。

现场倒抽冷气的声音接连而起。

“他,他把斗哥打倒了?”

“这小子……”

“一起上!干他!”

所有人的情绪都在斗哥被打倒那一刻被勾了起来,他们愤怒地咆哮着,撸胳膊卷袖子准备动手。

“住手!”光斗伸出胳膊,朝后竖起来,“都别动!”

众人齐齐刹了车。

光斗慢吞吞站起来,一字一顿地说道,“输就是输了,我们不能输不起,谁让们动手了?都给我让开!”

林萧笑道,“还有点骨气。”

“哼!”光斗转过身,脸上被地面痕迹印出一个陀螺型的印子,看起来煞是可笑。

不少人看到后,终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接二连三的笑声从人群里传出来,把光斗气的半死。

“都给我滚!笑什么笑?找死吗?”光斗的心腹站出来,冲着人群吼道。

众多打手被骂,脸色立即大变,小心翼翼地退后。

“都给我出去!”光斗的心腹察言观色,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所以当即立断,拉着所有人马撤出大排挡。

刚才还热闹拥挤的大排挡,立马变的冷清,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林萧走到一张桌旁,缓缓坐下,指着对面凳子说道,“也坐!”

光斗端着折断手腕,咬牙忍痛坐过去。

林萧忽然闪电伸手,拉扯他的手腕,在对方惊悚目光中迅速拧动推移。

咔吧!

光斗的手腕立即被复原,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

“嘶……”

林萧笑而不语,等待光斗恢复正常。

过了好一会儿,光斗晃晃手腕,发现刚才的伤势已经神奇般好转了,甚至都感受不到疼痛。

他下意识地看向手腕,发现在腕根处扎着两根黑色毫针。

林萧就在刚才为他正骨的瞬间,施出了针灸术,这等手法简直匪夷所思。

光斗吃惊地张大嘴巴,半天都没有合上。

林萧沉声问道,“我问,与阿财争夺地盘,对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光斗吞下一口唾沫,沉吟道,“当然是在南家口可以一言九鼎,做真正的大哥。”

“我路上听几个小弟谈论,过去跟阿财很和睦,为什么突然反目成仇?”

提到伤心事,光斗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那个混蛋竟然勾引大嫂,这在江湖上是大忌,让我怎么忍?”

“为了女人?”林萧目光一闪。

“我跟阿财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无话不谈,却没想到因为一个女人而反目!”光斗似是有些遗憾,眸中隐藏着痛苦。

在这帮混江湖的人心里,女人如衣服。

一个女人,不足以让他们兄弟成为仇人。

从光斗悔恨的目光中便能看的出,这里面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林萧一直想弄明白,为何老梁会引他来此。

正因为想弄清楚这一切,林萧才会直接找光斗谈话。

凭借过人的敏锐,林萧觉得这件事或许真的有问题。

“关于这个女人,可知道底细?”林萧思索着问道。

“底细?”光斗对林萧话里的意思有些疑惑,“是问哪一方面?”

林萧说道,“她的来历、身份等等这些。”

“她……一年前来到南家口,我们有一次偶然在一家KTV认识,然后她就开始跟我眉来眼去。半年后我们就结婚了。”想起过去,光斗也有些不可思议,“当时真的是脑袋一热。”

“后来,没过多久,我发现她竟然跟我兄弟阿财搞到了一起,当时我怒极,一刀就把她给杀了。”

“那女人死了?”林萧皱眉。

光斗沉重点头,“死了!”

“所以,跟阿财暴发冲突,准备血拼一场?”

“对!”光斗握着拳,“为这一天血拼,我们都准备了很久,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林萧沉吟道,“假如们血拼有了结果,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最大受益者?”光斗眉毛挑了挑,“当然是胜利者啊。”

林萧笑道,“说实话,南家口的地下势力并不成气候,无论跟阿财谁最终一统地下,都会受到某些势力的掣肘,比方说风市的邓昆仑?”

南家口虽然是地级市,但它却属于风市管辖。

如果说,南家口地下势力形成一个整板,那么最有利的就是风市。

如今风市被邓昆仑掌控,他迫不及待地想在周边发展,而且以他的野心,肯定会争取审判议会那十六个名额之一。

邓昆仑表面效忠林萧,暗地里发展自己的势力也无可厚非。

假如邓昆仑真的在南家口设局算计,那就一定会在今夜暗中观察光斗和阿财的战斗谁是赢家。

林萧忽然问道,“风市邓家,找人跟接触过吗?”

“邓家?”光斗沉默几秒,“那样的大势力,怎么会跟我接触?不过……”

光斗突然想起一件事,犹豫道,“我上次跟阿财吵架时,无意间听他说起来,我死去的老婆好像跟邓家有些关系,他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