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7

红鸾镇,贾府。

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混乱的贾家,此刻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原本那些被打翻的桌椅,还有击杀花尾貂之时留下的血迹,这会儿都已经被打扫干净,只是,虽然府宅被打扫干净了,可在经历了这样一次事件之后,整个贾家的府邸,却是无形中多了一股血腥之气。

贾家的偏厅,此时,贾家家主贾潮生,林家家主林威,以及贾家的一众掌权者尽数在此,贾潮生面若寒霜,手掌一直抓着檀木椅的扶手,坐在那里沉默不语,贾家的其他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乖乖地陪在一旁。

客座之上,林家家主林威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只不过,在他的眼底深处,却是要比贾潮生多了一抹浓浓的忧虑。

他忧虑的不是别的,他的女儿在婚宴上被人带走,致使贾家因此而颜面无存,如此一来,林家可谓是彻底的得罪了贾家。

如果能够把林月儿找回来还好,如果找不回来的话,那么他的林家,恐怕就要有大麻烦了。

“铛铛铛!!!”

沉闷的气氛,被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打破,说话之间,贾家的管家低着头走了进来。

“情况如何?可是有他们的下落?”

见到管家进来,贾潮生抖了抖眼皮,语气森冷地问道。

“回……回老爷的话,府上的护卫和供奉已经倾巢而出,可直到此刻都还没有发现二人的踪迹,有消息说,他们两个应该是进了鹰愁山…………”

“嘭!!!”

碎花裙少女的轻灵魅力

“废物,全都是废物!!”管家的话还没说完,贾潮生猛地一拍扶手,豁然站了起来,“那么多人竟然找不到两个小毛孩子,给我继续找,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贾家这次丢尽颜面,必须要用云霄的鲜血来洗刷,如果找不到云霄,别说外人怎么看,单单是他自己,恐怕都要抑郁成疾。

“是是是,我这就去想办法加派人手。”管家吓得脸色发白,心里却是苦不堪言。

如果真的像消息说的那样,云霄带着林月儿进了鹰愁山的话,那么想要把二人找出来,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谁不知道,云霄从小就在鹰愁山里面长大,鹰愁山对于他来说,几乎就像是自家的后花园一样,偌大的鹰愁山,他还不是想怎么躲就怎么躲,想怎么藏就怎么藏?

可惜,这些话他只能在自己的心里想想,却是万万不能说出来,否则的话,他这个管家也就不用干了。

“云靳那边可有消息?”

深吸一口气,贾潮生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平静。

“已经派人盯着了,按照那些猎户提供的信息,这些天一直没有见到云靳的身影,有可能是进山狩猎去了。”

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管家把外面的情况一一汇报,生怕哪句话说不好,又惹得这位大老爷发火。

“给我派人盯紧了,一旦见到云靳,还有云霄那个小杂种,用尽一切手段,也要给我宰了他们!!”

到了现在,他哪里还会害怕得罪什么人?云靳虽然神秘,但终究就是一个猎户罢了,如果撕破脸皮,以贾家的人力和财力,他就不信弄不死对方。

“我这就下去吩咐。”

管家的身躯微微一颤,知道自家的这位大老爷是真的愤怒到了极点,不过这也可以理解,相信换了任何人,恐怕都会变成这样吧!

“贾兄,兄弟这次真的对不住了,贾家这次的损失,兄弟我一人承担……”

等到管家退去,客座之上的林家家主林威轻声一叹,对着贾潮生拱了拱手道。

事已至此,他必须要想办法弥补与贾家之间的关系才行,现在看来,想要靠那个不争气的女儿怕是不太可能了,一切,还要他自己想办法才行。

“不必了,我贾家虽然算不得名门望族,但这点儿损失还承担得起。”不待林威的话说完,贾潮生便是抬手将其打断,“林家主,我贾家的事情,自己会解决,林家主还是请回吧!”

说着,竟是下了逐客令,就连称呼都从林兄变成了林家主,显然是要跟林家划清界限了。

“这………”

听到贾潮生之言,林威的面色微微一白,一颗心瞬间沉入谷底。他知道,这一次是彻底把贾家得罪了。

现在想想,也许他之前就不应该答应贾家这门亲事,如果没有这门亲事,贾家也不会丢这么大的脸,而自己的女儿,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下落不明。

怪就怪他一心只想着攀附贾家,现在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既然如此,在下这就回去,把我林家之人尽数派去寻人。”事已至此,他也没办法继续留在这里。

“不送!!”

大手一挥,贾潮生甚至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径自又坐了回去。

“哎!!”喟然一叹,林威苦涩的摇了摇头,对着贾家的众人拱了拱手,这便灰头土脸地离开。

等到林威离去,大厅当中只剩下了贾家的几位大老爷,再也没有了其他人,而就在林威出门的一刹那,原本还满脸怒容的贾潮生,突然间眉毛一挑,原本的愤怒之色,却是陡然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一片冰冷之色。

“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这倒是与我们的计划有些出入。”

双眼微眯,贾潮生的眼底闪过一道异芒,仿佛自顾自地低语道。

“的确有些出乎我等的预料,想不到半路杀出个野小子,坏了我们的计划。”

开口的是贾家的老大,贾碧生,一个平日里十分木讷的主儿,这会儿看起来却是极为精明。

“原本还指望着利用林家那丫头的美色,让那个姜武犯些错误,从而让他欠平正一个大大的人情,还能抓住他一些把柄,这下倒是有些难办了。”

这次开口的是贾家的老二贾海生,一边说着,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道厉芒,这与平日里那个一脸堆笑的贾二爷,简直判若两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发生这样的事,并非我等所能预测,实属意外事件。”一向不参与家族事务的贾家五爷贾曲生也开口参与了意见,完全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贾家五爷向来不参与家族事务。

“三哥,要不要发动暗中的力量,把那丫头还有那个小杂种找回来?单单凭借家族的那些护卫,还有那些出工不出力的供奉,恐怕很难把人找到。”贾家四爷贾胜生挑了挑眉毛,对着贾潮生提议道。

这次的计划虽然并没有研究太长的时间,但五兄弟都觉得可行,可眼下没有了林月儿,计划几乎就要落空了。

“暗中的力量又岂能轻易动用?一旦被雷云府那边有所察觉,我们这些年的苦心经营就白费了。”

摆了摆手,贾潮生当即否决了贾胜生的意见。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有价值的人,总不能只送些礼物,就想把他掌握在我们的手里吧?”提议被否,贾家四爷贾胜生皱眉道。

“老四,先别急,这次的计划本就是临时起意,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在那姜武离开之前,我们再暗中给他一些好处,就算不能抓住他的把柄,但至少可以让他在学院那边照顾平正,今后也可以慢慢图之。”

贾家老大贾碧生摩挲着下巴,竟是在一瞬间的工夫想好了预备方案,虽然效果要差了点儿,但也聊胜于无。

“大哥说的在理,不管怎么样,我们背后的力量万万不能轻易动用,否则必将因小失大。”老二贾海生深以为然地道。

“呵呵,大家稍安勿躁,情况还没大家想的那么糟糕,也许,那野小子暗中帮了我们的忙也说不定。”

就在贾家的几位老爷争论之时,贾潮生突然间抬手打断议论,一脸笑意地道。

这个时候若是有外人见到贾潮生的表情,恐怕绝对会以为是自己眼花,因为在任何人想来,经历了之前那样的事,现在的贾潮生,铁定应该笑不出来才是,可事实却是,贾潮生不但笑得出来,而且完全不是故作欣喜。

“三哥这话是何意?难道事情还有转机不成?”见到贾潮生这般表情,其余四人都是微微一愣,下意识地问道。

“适才混乱之时,们可有注意到,那个姜武,却是暗中把姜山和雷鸣全都派了出去,我偷眼观瞧,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想让那二人找到林家丫头,然后暗中据为己有,说不定,那姜山和雷鸣,这会儿已经把人找到,并且带到哪家客栈去了。”

嘴角微扬,贾潮生尽是一片智珠在握的模样。别人可能没注意,可他当时一直都有盯着雷云学院的三人,虽然没有听清姜武吩咐了二人什么,但仅仅从那三人当时的表情当中,他就能够猜到个八九不离十了。

“竟然还有这等事?”听贾潮生这么一说,在座的几人全都面色一亮,却是对贾潮生的观察力暗暗钦佩。

“这也只是猜测,不过可能性倒也不小。”轻轻地敲击着座椅扶手,贾潮生的目光看向一侧的贾家五爷贾曲生,“老五,的跟踪本事最强,我想用不了多久,那个姜武就会前来辞行,到时候暗中跟着他,看看是否能够有所斩获。”

“好,若是那姜武真的来辞行,说不定此事大有可为,届时小弟我定会盯死他。”贾曲生舔了舔嘴唇,眼底射出魔兽一样的凶光,却是外人从来都未见过的。

“铛铛铛!!”

“老爷,姜武执事大人要回雷云学院,特来跟老爷辞行了。”

就在几人说话间的工夫,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随后,守着大门的贾家护卫便是低声通报道。

“恩?”

听到护卫的通报,贾家的五位老爷对视一眼,尽是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