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7

月儿不敢相信的冲进了房间,果然见到里头空荡荡的,根本没有璃七的影子,这让月儿无比惊讶,“她,她会不会就是吃东西去了……”

然而身后并没有回应,月儿缓缓回头,才见阳之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消失无踪。

月儿呆呆的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这下他俩都走了,怎么办?

不行,她得扮出他俩在房间的假象,不能让这府上的人发现不对劲……

与此同时,路缘客栈内。

“小姐,他已经好久没有吃东西了,喂他吃他也不吃,连水他都不喝,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一个丫鬟小心翼翼地站在何夕面前,二人就在那间宽敞的客房里头,一边看着江成也,一边小声说着话。

江成也的身旁,是一直喂他吃饭的小琦,但无论小琦喂什么,他都连嘴都不肯张开。

小琦有些生气,“小姐,依奴婢看您就不能惯着他,他这一身的坏脾气,都是给您惯出来的,就是因为您一直对他好,他才会如此不知道好!”

说着,她又瞪着江成也道:“我们小姐昨晚回去之后还发了高烧,身上奇痒无比,大夫都说他是中了剧毒,还好解毒解的早,不然我们小姐非得身布满红疹,原本她得好好休息,结果一听说你不吃饭,她又赶过来了,能让她对你这么好是你的福气,你便是铁石心肠也该给她感动了吧?结果你……”

“你们俩出去吧。”

何夕忍不住打断了小琦的话。

毛衣美女灵动可人图片

二人缓缓退了出去,同时还恭恭敬敬的带上了门。

这才见何夕端起碗缓缓坐到了江成也的身边。

“我知道你听的见,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现在就算我没给你下药,你也撑不住吧?你不是还想要逃吗?不把身体养好来,就算我现在解开铁链,你也没有力气逃吧?”

“放了我,或者我杀了你。”

江成也终于开口,尽管声音无比沙哑,但他说出的话,依旧冷漠无情。

何夕似乎早已习惯,也没有什么反应,而是给他喂了一口水。

“呸!”

那水刚一到他的嘴里,就被他给吐了出来,“我便是死,也不会喝你一口水!”

何夕不耐烦的放下了碗。

“我没有时间陪你浪费,我现在就想要一个孩子,你若不乖乖配合,把身体养好,我真的只能给你下药了。”

从没想过自己哪天会在一个女孩子的嘴巴里听到这种话,江成也的脸色更加嫌弃了,“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何夕呼了口气,“我好好跟你说,你听了吗?既然好说歹说都没用,那我只能来硬的了。”

一边说着,她还真从怀里拿出了一颗药丸,“昨日给我下毒的人,应该是那个苏木木,这个仇我已经记下来了,总有一天我会同她讨回来的,我知道她长的很像你喜欢的人,所以你应该不想她死吧?”

见江成也没反应,她又道:“如果你乖乖把这颗药吃下去,然后好好吃饭,好好喝水,我答应你,与你在一起的时日,我都不会动她。”

江成也并不理她,他根本不怕别人打璃七的主意。

就一个何夕,根本怎么不了璃七。

可何夕好像猜出了他的想法,“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肯定觉得她一个丞相之女,我定然怎么不了她,但是你别忘了,我可是要当太子妃的人,等我当上了太子妃,想要她的性命,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

江成也依旧不理她。

见如此,她干脆掐着江成也的脸逼他将嘴张开,然后将药塞了进去!

江成也顿时瞪大了眼,二话不说就要将药吐出,却不想那药丸竟入口即化,就在何夕抓着水杯灌他喝水之后,那药终究还是被他喝下了不少。

何夕气喘吁吁地看着他,眼里一片通红,“我不想这样对你,都是你逼我的。”

“你给我吃了什么药?”

江成也怒气喘吁吁地看着她,“我会杀了你的,一定!”

“你别误会,这只是一些能够提升你力量的药,你一直不吃东西,身体一定很虚弱,便是我现在想做什么,你也有气无力,所以你该感谢我才是,我这是在救你的命。”

一边说着,她还伸手轻轻摸了摸江成也的脸,“我知道你现在很排斥我,但这只是因为你我还没有生米煮成熟饭,等我成了你的人,你就不会那么讨厌我了。”

“你给我滚!”

几乎是吼出的这句话,但虚弱的他,连吼都显得有气无力。

何夕也不生气,喂完了药,就静静地坐到了一旁。

“没关系,你会求我留下来的。”

江成也的眉头紧紧皱着,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此刻的何夕只怕早已被活活剐了。

但是没一会儿江成也就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劲,明明十分虚弱的他,此刻竟然有了一丝丝的力气,与之一起的,还有一股燥热的感觉……

他的心里顿时有些不安,再看看何夕那一脸自信的模样,就好像自己迟早会去求她……

难道,是那种药?

江成也下意识的就想骂她恶心,但是张开口后,又将所有话都吞回了肚子里。

像何夕这种皮厚的女人,只怕自己怎么骂她都不会又反应了,而且自己越挣扎,她就越不会放了自己……

一直以来自己都独来独往,根本不可能会有人来救自己,所以他能靠的只有他自己!

不能等着药效发作了才自救,到那个时候就来不及了,他得在药效发作之前逃出去才行……

约莫是见江成也突然没声音了,何夕扬了扬唇,“怎么不说话了?”

江成也的脸越来越红,眼神更是带着一丝迷离,直看的何夕十分欢喜。

“看来是药效起作用了,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再怎么说这种事情吃亏的也是我们姑娘,你身为一个男孩子,根本没有半点吃亏,你该感到开心才是。”

一边说着,她从怀里缓缓掏出了一把钥匙,语气轻柔道:“阿江,我是喜欢你的,这般绑你也非我的意思,如果那天你没有想逃,我们也不会闹到这般僵,我是真的希望你能感受到我的喜欢……”

铁链上的锁被轻轻打开,接着何夕就轻手轻脚的将那铁链给拿了下来。

“现在我就将你放了,可你要乖乖的,不要想着逃跑,你现在的情况是逃不掉的,而且你就算逃了,如果找不到人给你解毒,你必然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