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7

这群人正是王欢在内的那群人。

他们进入大厅之后,本来想第一时间就去告王欢状,可是见到宛如仙女一般的余青,还有这样奢华的场面,一时间竟然不敢告状了。

王欢淡淡的看着这一切。

自然也看到万众瞩目的余青,现在的余青,正是风华正茂,风光无限。

到了大厅里,周山也颇为紧张,一边在替王欢担心,一边又对余青的高贵典雅感到的自行惭秽,这是女神一样的人。

多看一眼就是亵渎!

看着余青在大厅中间跟周围的人觥筹交错,笑语欢声连连。

听到那些修炼者向她表明决心,效忠于她……

“如鱼得水,这女人的手段还真是高明,怪不得当初我会被她下毒。”

看着游刃有余的余青,王欢喃喃自语。

从她的表现就看出,这个女人的野心很大,利用自己优越的外貌条件,把她的师兄张显贵迷的团团转。

又利用余家小姐的身份,把周围的那些的修炼者收为己用。

长发气质美女独自享受下午休闲时光

这女人非常善于伪装,在什么人面前就装成什么样,看清楚余青的真面目后,王欢便已经懒的再看,只见他从人群里站出来。

“余青!”

王欢冲着对方叫道。

他的声音不是很大,可是在大厅里却格外的清晰,一时间整个大厅都安静了。

现在余青的身份和地位,在江南省那可是如日中天,别说是普通人,就是一些老牌的强者,看到余青也会尊称一声余小姐。

像王欢这样直呼其名的,那实在是太少了。

就连余青也忍不住愣住了,已经有很长时间没人敢这样的叫她了。

“谁这么大的胆子!”

在场的人都寻声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到王欢孤零零的站在大厅一侧,跟他同行而来的人深怕被误会与王欢有瓜葛,早就跟他保持了一定距离。

“王乐,又是?”张显贵看到王欢,心里不由一阵暗火。

这个小子太无礼。

竟敢对他心目中的女神这样不敬,心里心里勃然大怒。

就连他这个师兄,在面对余青的时候,有时候也会觉的一阵心虚,可是这个王乐,目光平淡,目空一切,看谁都像是看在普通人一样。

他的师妹,那是多么高贵的人!

在这个小子的眼里,竟然只是路人,这是对师妹最大的侮辱。

余青也微微一怔,看着那熟悉的眼神,不禁浑然一震,这个眼神太熟悉了,就像是王欢一样。

可是这个人叫的王乐。

“王乐,叫我,有什么事?”余青放下高脚酒杯,淡淡的看着他。

王欢看到余青竟然还叫自己王乐,脸上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容。

“看来,果然忘记我了。”王欢一边走向余青,一边轻笑的说道。

“……”

余青听到这话,脸上骤然变色,内心里闪过一丝惊慌。

他是王欢!

她有些慌乱,当初她得到的李家的巨大的承诺,给王欢下毒,本来以为王欢死了,她心安理得的过上了好日子。

可当她听到王欢没死之后,心里也曾害怕过。

于是,她隐姓埋名,逃走了。

后来在王家的前往世俗界的时候,她又跟着王家到了洞天福地,在洞天福地她的运气好到逆天,被余家一位长老看中,认作女儿。

从此她就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余家旁系里最出名的存在。

重返世俗界后,因为她对世俗界熟悉,更是被余家委以重任,这才有了几天显赫的身份。

当听到王欢死在西南霍家的时候,她开心的三天三夜都没有睡觉。

没想到,王欢又出现了,而且还找到她了。

她现在可是江南省余家的小姐,是众人心目中的女神,完美无瑕……

如果让人知道她的黑历史,知道她曾经是一个为了荣华富贵,卖友求荣,暗中下毒的卑鄙小人,那她的人设将会瞬间崩塌。

那她这么多年的努力,将会付诸东流。

而那些对他青睐有加的男人们,也会鄙夷她。

这对她的未来,是一场毁灭性的打击,将来,她还想找一个像秦毅,霍水涛这些优秀的天骄俊逸。

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卑鄙小人,谁还会看上自己?

自己必须保持一个完美、商量、高贵典雅的形象,这样才能找到好归属。

余青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承认这件事。

她的

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手道:“我当然记得,叫王乐,中午的时候我们刚刚见面。”

“这小子运气真好,既然能让余小姐记住,也不知道余小姐记不记得我们的名字。”

周围的人一阵羡慕。

他们反倒不敢告状了,万一余小姐没有追究王欢在酒店大厅时的狂言,现在又对他印象极好,自己傻乎乎跑去告状。

反而得罪这个王乐。

等这个王乐成了余小姐的心腹后,暗中给自己穿小鞋,那就得不偿失了。

王欢微微怔然,没想到余青竟然装疯卖傻。

他不相信余青没有认出自己。

“看来她不想让人知道她曾经做过的丑事。”王欢心里暗想,表情逐渐变的冷漠起来。

“余青,不记得我也没关系,可是我还记得。既然忘记了,我可以帮回忆当年的事。”王欢脸上露出一丝寒意。

余青脸色一沉,自然不会让王欢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

“王乐,这是什么意思,想要乱攀关系吗?”余青有些不高兴的说:“我已经给一次就会,让成为余家的弟子,还不满足吗?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只想走歪门邪道的人!”

“成了余家弟子,今后有的是发挥的空间。”

“可是却想跟我乱说一些子虚乌有的关系,想走捷径,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别的待遇,那的算盘就打错了。”

余青一脸怒斥,恨铁不成钢生气的说道。

旁边的人听后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王乐是这样意思。

许多人看向王欢的眼神里露出了鄙夷之色。

“余青啊余青,我还真是小看了。”王欢忍不住笑了起来:“为了自己的名声,就想把以前的旧账忘记的一干二净,以为掩饰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