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7

洪家的别墅并没有在市区里面,而是在郊区外面。

这里环境很优雅,四周都种植着大树,这些树木都是从国外进口过来种植,枝繁叶茂,绿柳成荫,是一个非常合适居住的地方。

真正有钱的人并不喜欢居住吵闹的市区,反而希望这种优雅宜人的环境。

“这洪家倒是挺会享受的。”下车后,孙联金打量了四周的环境,羡慕的道。

“咦?”王欢却没有接过话,脸色狐疑的看着洪家的别墅里面。

“王大师,怎么了?”

王欢道:“情况有些不对,进去看看。”

进了洪家,就见到三批人在洪家的别墅的外面相互对峙着。

一边是洪家的主人,另外一边是当初在拍卖会里京城苏家的人,至于另外一方,听口音却像是岛国那边的口音。

“洪家主,你一药卖两家,这恐怕不合规矩吧。”

面对苏若雪的质问,洪家的家主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此刻他脸上并没有一丝尴尬之色,而是笑道:“两位,这株神莲是我年少时偶的,老朽不知其功效,也不好估算其价格,只能把两边的人都请来,价高者得嘛,这不算坏规矩吧。”

“王大师,这老狐狸还真是狡猾,坐地起价!”孙联金自从被洪运方坑了一道之后,对洪家怨言不少。

清丽脱俗嫩白mm娇艳惊人图片

王欢冷笑道:“他这是自寻死路,坐地起价也得看人了,一只老狐狸而已,他的对手一边是豺狼,一边是猛虎,太贪心只会招来祸端。”

果然,苏若雪的脸色一寒,道:“宋叔,这洪老鬼敢玩弄苏家,给他们一点教训。”

“洪老鬼,我看你洪家是活腻了,今天你若不把三阳青莲交出来,要了你的狗命!”

说完,宋叔向前凌空一踏,便如同苍鹰一样向下的俯冲,一脚踢出。

“轰隆!”

只见那别墅门前的一头石狮子被这一脚踢中后,轰然离地,向着后方倒去,溅起一阵阵尘埃,地面上的石板砰然破碎。

“这……怎么可能?”

洪家的人脸色大变眼睛都瞪的滚圆。

洪家的保安们更是手足无措,他们虽然都是退伍的特种兵,但实力有限,跟眼前的中年男子相比,那绝对是去送死。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高手,就算用枪也打不死啊,真要是对洪家出手,我们拿什么抵挡?”洪运方脸色发白,磕绊的说道。

他这话一出,洪家人脸色大变。

心中升起一股寒意,得罪了这样的高人,真的要杀他们,那只是顷刻间的事,十步杀人,事了拂衣去,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一想到这个可能,洪家的心里不免有些害怕,因为一株药材就要弄的洪家满门鲜血,这太不值的了。最关键的是这本是一桩好好的生意,就因为他们贪婪,结果招来灭门祸端。

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洪开元苍老的脸上也露出几分悚然,急声道:“苏小姐手下留情,神莲半价可以卖给苏家。”

苏若雪冷冷的道:“洪开元,你要是早这样识相,也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去把三阳青莲拿出来吧。”

“慢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另外一方突然开口。

他的脸上带着几分讥笑,怒道:“洪家主,做生意讲究的是真诚,我们大老远而来,你却如此搪塞我们,当我们好欺负是吗?”

洪开元道:“放肆,神莲是我洪家的,我愿意卖给谁,那是我的事。现在神莲已经准备卖给苏小姐,一群东洋鬼子,也敢在这里放肆?”

“岂有此理,你一边跟我们达成协议,另外一边却重找买家,真以为渡边家族是好欺负?”

说完,这东洋人手中法决一捏,一股黑气凭空升起,这黑气一出,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本来炎热的天气变的阴凉起来,让在场的人不禁打了几个冷颤。

而且这股黑气在空中迅速成型,宛如一条黑色的长蛇,露出狰狞的蛇首,在空中盘旋吐信。

“这是什么?”

在场的人双目发直。

而洪家人更是面若死灰。

洪开元当场被吓的手足无措,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他隐隐听说过一些修炼者会法术,但都只是道途听说,现在亲眼见到,这让他徒然觉的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这次,真的玩大了!

“洪家主,我们带着诚意而来,你却出尔反尔,真以为我们不敢杀你吗?”渡边沙罗手中法决一指,那黑气在空中翻腾,压的众人无法呼吸。

“这,这……这个?”洪开元早就吓的魂飞魄散,心里悔恨不已。

京城苏家他得罪不起,眼前的渡边沙罗他更是得罪不起。

偏偏,他两边都得罪了,而且都还是他一手造成的。

孙联金看到洪家的处境,笑道:“活该,老狐狸,算盘打的再好,也得看自己有没有实力。”

“王大师,现在我们怎么办?”

王欢淡淡的道:“静观其变,两方要打起来了。”

苏若雪大声喝道:“放肆!神莲已卖给我苏家,你们渡边家想在华夏撒野,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哼,苏家又如何,这三阳青莲,我们必须带走。谁若阻拦,这里的人一个也别想离开。”渡边沙罗冷哼,手指一点,空中的黑气向着苏若雪席卷而来。

“啊!”

苏若雪发出一声尖叫,旁边的跟随她的一行人更是吓的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宋叔,救我!”

“哼,东洋秘术!”

宋叔脸色大变,一个飞扑过来,双手成爪,在他手爪上,更是发出一抹青光,嫣然是一个练出真气的高手。

“真气境武者,太弱了。”渡边沙罗冷笑一声,空中的黑气徒然变快,像一道在黑色的丝巾在空中飘舞,迅速的将宋叔缠绕,直接将他扔了出去,撞在刚才的石狮子上。

“噗!”

石狮子应声而裂,宋叔更是吐了一口鲜血,脸色哗啦的变的苍白无比。

洪家人脸色大变,这岛国来的渡边沙实力比苏家强的太多了,没有丝毫的反抗机会。

“洪家主,这三阳青莲,你准备卖给谁?”渡边沙罗寒声逼问。

“我,我,我……卖给大师您。”洪开元心惊胆颤会道,示意让旁边的人去取出三阳青莲。

苏若雪缓过神来,尖叫道:“你敢,你分明卖了我们,你找死啊?”

“苏小姐,这里现在由我说的算!”渡边沙罗大笑。

“小姐,对方是炼气境大师,我们斗不过他们。”宋叔捂着胸口,站了起来,虚弱的道。

“呵呵,我看你们争论不朽,还伤了和气,不如把三阳青莲让给我好了。”看见洪运方拿出三阳青莲,突然一个轻笑声音从后面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