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7

王欢听后不由一阵惊讶,自己的实力幽冥大概是清楚的,可是幽冥却说自己未必打得过画娅,看来这个画娅的本事不低。

“王兄对我似乎有些敌意。”

画娅笑着道:“连天尊都不怕,还怕我这个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小女子吗?”

王欢从幽冥的提醒中,知道这女人的厉害,自然不敢大意,能在能人辈出的洪荒时代被挑选成为火种的天才,绝不是泛泛之辈。

“娅小姐,不知道各位打算怎么处置我?”王欢问道。

画娅甜甜一笑:“看来王兄已经算准自己死不了,有人想让王兄生,也有人想要王兄死,一切都要看王兄的本事如何。”

王欢道:“我的本事一向不错,保命应该没问题。”

自从知道画娅跟自己老祖宗一样年龄之后,薛无袖对她就敬而远之,推着轮椅,来到王欢面前:“哼,别得意得太早了。”

画娅对着薛无袖挥了挥手,像驱赶苍蝇一样:“薛世兄,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可以回家了。”

薛无袖愣了愣,道:“娅小姐,我也是副负责人……”

“也好,下面的事情牵扯到一些隐秘,薛世兄也是有本事之人,到时应该也能活着……”画娅若有所思,微笑道。

薛无袖立刻就明白了,下面的事情肯定是一些隐秘事,如果不能通过考验,就会丢掉性命。

清爽美裙潇潇秀丽身影尽显纯真

“娅小姐,我突然想起家中还有要事,王欢这个贼人就交劳烦娅小姐了。”说完,这家伙头也不回,这种老怪物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王兄,请。”画娅道。

王欢跟在画娅的身后,很快到了一座恢弘的宫殿里,画娅笑道:“王兄,这次将请来,是想请救一个人,若是王兄能妙手回春,救下这人,杀相定的事,一笔勾销。”

王欢露出笑容:“救人?我很擅长,看来我的命应该是保住了。”

画娅看着王欢自信满满的样子,也掩着嘴笑了起来:“王兄,在之前也有很多人这般说过,丹族的族长起初也说过这种话,现在还在抓头挠腮,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天,三天之内要是还治不好,它就要被杀头了。”

王欢疑惑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丹族的族长不熟。”

画娅却笑眯眯的说:“可是丹族族长却直言与很熟悉,对的丹道和医道极为推崇,说是若是能与联手,定能治好。”

王欢心里大骂:“丹族族长,狗东西!”

“娅小姐,我跟丹族的族长厉来不和,他这是故意找我麻烦,我哪懂什么医道啊,们一定让他给骗了。”

“这个人狗胆包天,竟然敢欺骗娅小姐,我建议立即将他推出去斩了。”

王欢大义凛然道。

画娅咯咯地笑道:“王兄真是笑话,刚才还说最擅长救人,现在却又说不懂医道,也是再骗我吗?”

说完,王欢就感觉她的目光里有几分寒意。

“哈哈哈,娅小姐太缺少幽默感了。”王欢大笑一声,然后收起笑声,道:“人在哪,我先去看看。”

“王兄可要跟好了,错了一步,王兄就不用去救人了。”说完,画娅一步踏出,飘飘然,像一阵风离去。

王欢跟在画娅的身后,感觉身边的就像穿越过无数层的空间,周围的空间还在不断变化,这一路上他看到了血腥战场,也有无尽星河,万里隔壁,还有森然地狱……包罗万象。

王欢顿时就头大了,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并不高,简单的阵法还能记得清楚,可是眼前这阵法让他眼花缭乱,毫无头绪,若是让他独自一个人在这阵法里,走不了两步就会被困在这个阵法里面。

从阵法的诡异程度看来,只要踏错一步,就会死在里面。

“王兄好本领,在这十绝阵中还能一心多用,佩服。”前面,传来画娅的声音。

“不过王兄也不用白费心思,这阵法变换万千,就算现在记住了,等重新进入的时候,这里焕然一新。”

“王兄最好跟着我,也不用想一走了之,要是不小心失足走错了,没人能救得了。”

王欢说道:“我对天发誓,从没想过要一走了之。”

画娅自然是一个字也不会相信:“王兄能这样想自然是好事,对了,忘记提醒,以前有一名十五重天的仙王想试试阵法的强度,走了十五步之后,便化作血水了……”

王欢听后一个踉跄,立刻杜绝了逃走的心思,老老实实的跟在画娅身后。

“娅小姐,请教一下,我们这是要救谁?这人的命这么重要?竟然让灵山天尊愿意放过我?”

这个问题王欢早就想问了。

画娅没回答,指了指前面的宫殿:“到了,具体情况可以去问丹族族长。”

王欢回头,发现画娅已经离去。

当他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就看到了丹阳炎,此时他蓬头垢面,慢是狼狈,毫无一族族长的风度,头花虚展,衣服如破烂,身上还传来阵阵怪味。

丹阳炎看到王欢后,本来浑浊的眼睛突然一亮,仿佛看见绝世美女一样跑过来:“王小友,王小友救命啊!”

“砰!”

没等丹阳炎靠近,王欢一脚将他踹飞,怒道:“丹阳炎,我跟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

丹阳炎被踹飞之后,不仅没有发怒,迅速的爬了起来:“王小友,现在不是算旧账的时候,我也很委屈,我被抓来这里救人,救不活,我也得死。”

“我思索了许多人,纵观仙域,在炼丹医药一途能与我不相上下的就属王兄能与我一较高下,这才冒昧的向他们推荐了王兄。”

说完,他还冲着王欢眨了眨眼睛:“若是把人救活,我们不仅自由,而且还有重赏。”

王欢瞪了他一眼,恶狠狠的说:“若是救不活呢?”

丹阳炎的脸色顿时耷弄,如哭如笑:“那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大爷的!”

王欢忍不住又是一脚踢了过去,现在哪还不明白,丹阳炎是要把自己拉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