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6

噺8壹中文網x8o哽噺繓赽捌1小説蛧

当黎寒冷用非常手段,对付那个爱沾女生便宜的家伙后,那个薛恒就被他活活弄死了。

薛恒死后,他的家属每天都到郢州炮兵学院来闹腾,他们认为薛恒实在是死的冤枉,毕竟这个家伙又没有强上过人,又没有和他骚扰过的女人啪啪过。

那些女人之所以讨厌那个薛恒,主要是因为这个家伙家里是既穷,又不守学校和社会上的规矩。

那个薛恒是好事不做,坏事干绝,所以他虽然死了,却没有一个人同情他。

当汤章威镇压了那些混混之后,他反过头来,想收拾在那些混混背后煽风点火的黎寒冷。

可是,大家却觉那个黎寒冷神秘的失踪了。1ti1ti

对于这个失踪的黎寒冷,汤章威他们同时在大唐的本土,以及大唐海外行省通缉。

汤章威的缉拿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着,但是在大唐的百姓看来,想找到这个混蛋,无异于大海捞针。

当然,大家仍然对于这个事情充满了热情,大家都相信终究有一天,可以将这个家伙抓出来。

遗憾的是,自从那个郢州城恢复安静之后,那个黎寒冷就神秘的失踪了,就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其实,那个黎寒冷就藏身于是大唐的郢州炮兵学院,这个被追踪的家伙,正在这个郢州炮兵学院里吆五喝六的。

魅力放松一下午的美好时光

黎寒冷这个人自从混进了郢州炮兵学院之后,犯下了不少血案。

但是,由于黎寒冷杀死的人都是一些罪有应得的家伙,所以黎寒冷没有受到惩罚。1ti1ti

正因为黎寒冷没有受到惩罚,所以这个人十分得意。

其实,这个家伙并没有资格杀死那些大唐郢州炮兵学院的混学生。

可是,乱世用重典,黎寒冷杀死了那些混混们。

这个家伙相反获得了大唐郢州炮兵学院的学生们的尊重,那些大唐郢州炮兵学院的课程设置,真的很不科学,那些混混学生们可以为所欲为。

那些遵纪守法的学生却被那些不守规矩的人所陷害,那些掌握权力的人在机械执法,实际上他们就是在虐穷。

当那些大唐郢州炮兵学院的学生们,被那些学校的领导者们用特种部队的训练标准虐待时,他们许多人性命难保。

其实,这些大唐郢州炮兵学院的学生们,许多都家境贫寒,他们一个个都像流氓薛恒一样,一穷二白,所以那些学校的领导,才敢放心大胆的虐待那些学生。1ti1ti

要是那些学生有钱,这些人是万万不敢这样做的。

当这些学生习惯了虐待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告诉他们,改变要从今天开始了。

黎寒冷告诉他们说:“你们这些人无需恐惧,只要跟在我的身后,我就可以保护你们,我会让那些用各种方法折磨你们,让你们身不如死的混蛋们,统统都付出代价。”

那些郢州炮兵学院的学生纷纷上当,他们都觉得既然这个世界里,他们会过得这么惨,他们还不如和那些混蛋给拼了。

黎寒冷带着大量的人,包围了郢州炮兵学院校长许吴中的办公室。

许吴中的秘书对他说:“那些我们郢州炮兵学院的学生们都要来对付你。”

许吴中大怒,他说:“这些郢州炮兵学院的学生们要来对付我?他们是不是造反了?”1ti1ti

黎寒冷带着人砍倒了许吴中的卫兵,他嚣张的说:“我们就是要造反了,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黎寒冷说:“我们这些人,费尽了心机,就是想得到一点点的金钱。可是,你们这些郢州炮兵学院的老师们,狗屁不做,就尸位素餐,可以敲诈勒索。你们教给了我们什么?你们这些孙子什么都没交?我们求你们办事,样样都要钱,甚至我们让你们这些龟孙子盖个章子,你们也要我们交钱。我们被你们洗脑,还要交钱给你们,你们这些人太孙子了。”

许吴中说:“你很嚣张,如果你嫌我们教的不好,你可以不读,你既然嫌烦,那你就不要呆在学校里好了。”

黎寒冷说:“我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对那些不合理的规则服从,比如我们大唐帝国的狗屁规定,压了黄线就要罚款。可是,当路边,有人不停在停车位上的时候,你不压黄线开车,你就不能过时,那该怎么办?”1ti1ti

许吴中说:“我们是你们的师长,你们就要服从我们,这个是孔老夫子传下来的规矩,你反对我们,就是在犯上作乱。”

黎寒冷说:“我们这些人,成天忍受着那些不该忍受的折磨,我们这些人成天承受着那些不该忍受的侮辱。我们这些人,不过是你们赚钱的道具,不过是你们出气筒,不过是你们用来榨油的菜籽油而已。”

许吴中说:“我就是当你们是菜籽,想用你们榨油,你们又能怎样?”

黎寒冷说:“那我们就弄死你们好了。”

许吴中说:“这个可不行,我们不能让你们这些混蛋肆意侮辱我们,你想弄死我们,我们就要弄死你。到时候,看谁更狠一些好了。”

黎寒冷说:“这个世界就是那样的,每个人都是我们的朋友。只要你们可以帮我们弄到钱和武器,我们也可以合作。”1ti1ti

许吴中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犯上作乱吗?”

黎寒冷说:“我是奉唐昭宗的指令,来对付汤章威的,你和我作对,就只有死路一条。”

许吴中说:“汤章威将军人多,枪多,钱多,他的女人也多。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有才。如果你想和他作对,那你就是自寻死路。”

黎寒冷说:“你废话这么多,那就是不想和我合作了。”

许吴中说:“我劝你还是不要再闹腾了,否则事情无法收场。”

黎寒冷说:“无法收场,那就不要收场好了。”

黎寒冷一枪下去,取了许吴中的性命。

在许吴中统治郢州炮兵学院的时光,他们曾经过得很快活。

在那些快活的日子里,他曾经和手下一起享乐。

当然,那些遭到他欺负的学生,也对他极其痛恨。

最后,这个许吴中用生命偿还了这一切。

(本章完)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无广告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