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6

璃七白了她一眼。

“那不废话吗?都要嫁给他了,他要是不喜欢我,我才不会嫁呢。”

月见眨了眨眼,“啊?日子订下了吗?我看府上的人都在准备,不会就在这几天吧?”

璃七唇角微扬,“七日后。”

说着,她又望着月见道:“你呢,你与阿久准备什么时候成亲?”

月见的小脸猛地一红,“小姐,您乱说什么呢,我还想在您身边多呆几年……”

“得了吧,看你现在心里眼里是人家,是不是想马上就嫁过去呀?”

月见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没这么想过……”

瞧着月见通红的脸,璃七忽然更加肯定了心里的想法,看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月见与阿久发展的非常好啊。

正想着,她已经走到了风铃院门口,正瞧见阿久自前方走来。

阿久不太好意思的同璃七行了个礼,却又在看见她的脸时,同样惊了一惊。

“璃七姑娘,您……”

女孩肉嘟嘟朦胧暖色写真图片

“别提我脸的事了,听太多了。”

“好,好的……”

璃七略带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也红着张脸,时不时还看看月见,不由道:“月见,阿久洗了太多衣裳,手肯定很不舒服,你去拿点护手的药,然后给阿久涂点吧?”

月见低了低首,“好的……”

说完她便退了下去。

却是阿久连忙摇了摇头,“不用了姑娘,属下的手挺好的,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璃七上前了两步。

“其实我很好奇一点,晋王府上有那么多衣服吗?”

阿久挠了挠脑袋,“只要我们殿下想,多少件都有……”

璃七扯了扯唇角,这么厉害的吗……

北萧南也太腹黑了吧?

正想着,月见已经拿着药膏匆匆忙忙的小跑了过来,然后十分心疼的给阿久的手涂了起来。

一旁的璃七扬了扬唇,看来真的有戏啊……

又见一个丫鬟忽地小跑到了她的身旁,“璃七小姐,宫里来人了。”

璃七的眉头微蹙了蹙,“找到我的吗?”

“是的小姐,好像是皇上找您。”

皇上……

璃七疑惑了,“阿南知道吗?”

那丫鬟摇了摇头,“殿下还不知道,需要禀报他吗?”

“去说一声吧,就说我先进宫了,一会儿就会回来,不过皇上叫我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让他不要担心。”

“好的。”

之后那丫鬟便退下了,而璃七则是快步走了出去,刚一出晋王府的大门,就瞧见一位公公已经守在门口了。

见到皇上身边的公公,她便也没有多想便缓缓上车了,“皇上突然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吗?”

马车外的公公低了低首。

“皇上只让咱家过来请您进宫,为一个人看病,其它的都没有说呢。”

又是看病……

她在皇上心里,是不是已经变成大夫了……

算了,只要不是皇后与太子找自己都好说,北萧南估计在准备成亲的事,她去看个病就回来应该没什么事。

想是这么想着,进了御书房后,她的脸色就忽然变了。

瞧着那个站在一旁同自己笑个不停的北清时,她差点没有转身离开……

“璃七来了,阿时啊,你将你的症状同她说说吧。”

璃七的唇角微微一抽,“皇上,您说的病人,是太子殿下吗?”

坐在书桌前的北远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有太医说阿时可能得了什么隐疾,但具体是什么也没说明白,阿时身份特殊,若真得了什么大病也不好传扬出去,故而他便让朕传你进宫了,毕竟你医术甚好。”

“不过话说回来,你虽医术甚好,却终究不是大夫,再加上你也快与阿南成亲了,此时来为阿时看病也不妥,避免传出闲话,朕便帮他传见你了,你不会不高兴吧?”

璃七的唇角一抽一抽的,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可她便是再傻也知道这是北清时故意整出来的。

北清时必然知道他叫自己进宫自己是不会进宫的,所以才让皇上来叫。

皇上似乎真的只是想让她进宫给北清时看病,还想到了那么远的地方……

他把自己的儿子想的也太美好了吧……

想是这么想着,她终究道:“不会的……”

“那就好。”

北远浅笑盈盈地说着,又道:“你现在可有时间给阿时号号脉?”

璃七点了点头,之后便走到了北清时面前,伸手把上了他的脉。

北清时的眸里满是得意,似乎觉得当着皇上的面,璃七一定会医治他。

他勾了勾唇,小声道:“果然是要父皇请了,你才肯进宫啊……”

璃七扯了个僵硬的笑脸,大声道:“太子殿下的身子挺正常的,民女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不如让那个看出问题的太医再给太子号号脉?”

北清时的脸色猛地一僵,似乎没有想到璃七会当着皇上的面装疯卖傻。

一旁的北远蹙了蹙眉,“连你都看不出问题,阿时啊,你是不是多心了?还是那个给你号脉的太医看错了?”

北清时的脸色无比僵硬,但北远在这,他便只能强颜欢笑。

“父皇,近日儿臣确实是浑身都不舒服,璃七小姐再号号脉,别漏看了什么……”

说着,他又冷冷的望向了璃七,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你与皇叔不在的日子,你猜本太子都做了什么?”

此时二人离北远还是有那么一点距离的,所以北远并未听见二人的话,开口便道:“阿时说的也有道理,璃七啊,你不用在意太多,此处只有我们三人,他若真有什么隐疾,你说出也无碍,只要是病,最后都能治好的。”

璃七扬了扬唇。

“皇上不必担心,太子殿下的身子非常健康,没有一点问题。”

说着,她还同北清时扯了一个大笑脸,“如果太子殿下觉得哪里不舒服,可以找太医来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不过一般是不会有问题的,如果真的有问题,那只能是民女医术不精,连查都查不出来,更别提是给太子殿下治了。”

北清时咬了咬牙,“你……”

“太子殿下,您要是真的不放心,可以找几个太医多为您号号脉,或许哪个太医医术甚好,就给您瞧出来了呢?”

璃七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又望着北远道:“皇上,天色很晚了,若是没有其它事情,民女便先告退了。”

北远摆了摆手,“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