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6

一个月以后,荒岛上突然开始降雪,一片片雪花也将寒冬带来,荒岛上也陷入了沉睡期,炎虎部落对于其他部落的掠夺还在进行中,当他们举族之力想要荡平乜龙部落之时,却发现对方不翼而飞

地下室内,叶凡此时正在惬意地烤着地瓜,末离和张然两女扒着地瓜皮,“叶凡,有时候我真是看不清你,挖地道这种方法你都能想的出来!别说是炎虎部落了,只要路上跑的人,恐怕都没想到我们生活在底下!”

面对寒冬,荒岛上没有暖气,食物也稀缺,为此叶凡的做法是让地虎队直接发挥特长,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便将地下室部打造完成,蜿蜒曲折的地下迷宫,就算敌人发现,大家也能够及时杀退。

“其实这还是老祖宗的地道战给了我灵感,咱们好歹不需要打仗,只需要生活就行了。”叶凡将烤好的地瓜递了过去,“让族人们没什么事不要往外跑,我们虽然吃不好,但还不至于饿死,可外面的其他生物,可没有这个条件!”

“放心吧,我已经千叮万嘱了,每天都有一段时间大家去地上透气,也足够了。”末离吃了口地瓜,她和张然依旧跟叶凡在一个房间,晚上一人一床兽皮被子,倒也舒服。

叶凡酿制的地瓜烧酒也成为了部落中的新贵,对于没喝过酒的尊卢人来讲,简单的地瓜烧酒都是琼浆玉液,就连末离这样的小女生都要喝几杯,更别提血气方刚的战士们了。

“哐!”

王带着一坛地瓜烧酒走了进来,“叶凡,来陪我喝点!”

“好!”

三个小孩趁着大人们喝酒的时间段悄悄溜了出去,对于趋利避害的大人来讲,留在地下室里有吃有喝,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对活泼好动的小孩子而言,一直待在枯燥的地下室,简直是一种折磨。

“小涛,爸妈叮嘱过好多次,不让我们出去”

“你怕个屁啊!晚上那些动物都睡着了!而且爸妈都在喝酒呢!”

俏丽毛衣妹纸逆光个人写真摄影

“那咱们玩一会儿就抓紧回去吧”

小涛带着两个好友便开始拿着石头在地上划着棋盘,“勇士大人教我们玩得五子棋,真的好有趣啊!”

“没错,今天我一定要赢你,五星连珠。”

一双嗜血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盯上了这些正在玩耍的孩童。

“吼!”

“小涛!”

叶凡等人已经睡下,晚上喝点酒,很容易就进入了梦乡,正当叶凡做着和柳梦雪翻云覆雨的梦时,却被妇人的哭声直接吵醒。

“小涛!我的孩子不见了,你们谁看见了!求求你们告诉我!”不停喊叫的岢岚,无助地看向叶凡所在的房间,“求求你了,勇士大人!小涛一直都很仰慕您,请您帮帮忙。”

酒精让叶凡的大脑短暂处于麻痹状态,他拍了拍头,随后说道,“没问题,我先了解一下情况!”

末离和张然此时也起来,两人为叶凡倒了杯水,“你先别着急,喝口水醒醒酒。”

“一下子失踪了三个孩子”叶凡头疼地说道,“孩子没了,当家长的心里肯定不好受但是大人们晚上都在喝酒,根本就没人注意到这些孩子的去向”

“勇士大人在么我想告诉他一些事”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一名小女孩怯生生地说道。

“我在这里呢,小妹妹,你有什么事情想告诉我啊?”叶凡蹲下身来,摸了摸她的额头,“别怕哦,知道什么就跟我说。”

“小涛小涛他们去地上玩五子棋了他们叫我一起,但我害怕没有去上次去地上玩,我就感觉有东西盯上我们了!”小女孩说罢便急的流出了眼泪。

叶凡紧皱眉头,这事情显然不好办了,如果换了平日里,这些野兽并不会主动滋事,去挑战人类,但寒冬时节,食物稀缺的情况下,谁还会在乎对方的强大?先吃了再说。

“你们千万别出去!我先一个人上去看看!”叶凡拿起绣春刀,便一个人爬到了地面,狡兔三窟的道理,地阙特意留下了三个出口,根据小女孩的指示,叶凡选择了小涛等人离开的出口。

萧瑟的寒风吹过,让叶凡很快就醒酒不少,尤其是周围有一股腥臭的气息!

叶凡此时悄悄摸了上去,他蹑手蹑脚地尽量不引起对方的注意,随着腥臭没越来越近,叶凡终于看到了对方的真面目!

浑身雪白色的毛皮,四肢像极了大猩猩,但却长着一张类似老虎的脸!

叶凡姑且将其称为风雪兽,只因大雪飘过,它的毛皮可以完美地融入雪中进行伪装,随时给予猎物致命一击。

风雪兽此时正在拿着什么大吃大嚼,叶凡此时根本无法确定对方有没有将三个小孩子杀死。

“吼!”

风雪兽此时一声怒吼,突然回头盯上了叶凡所在的方向,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发现,但叶凡立刻爬上了树,而风雪兽巨大的身躯袭来,手上拿着的肉块根本看不清是什么生物。

叶凡此时弯弓搭箭,对待饥饿的生物,那就直接用刀剑说话吧!

“嗖!”

一箭射去,箭矢接触到风雪兽的毛皮,根本无法刺入,“码的!这岛上怎么就如此多的的怪胎!”

风雪兽显然被叶凡触怒,它双手剧烈地摇着树干,叶凡此时紧紧保证树枝,避免自己陷落,这样的古树,就算是风雪兽也很难将其拔出。

一边的草丛里,小陶和其他三个孩子,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三人已经冻得鼻涕直流,但是却大气都不敢出

小涛好奇地看向外面,之间叶凡已经拔出绣春刀,在风雪兽一直将精力放在摇晃大叔之时,他已经一个侧身跳向了对方!

“码的,吃我一刀!”

“噗!”

绣春刀直接刺向了风雪兽的眼睛,而这厮受了剧烈的疼痛,大吼一声,随后便疯狂地向四周攻击。

“艹!”

叶凡怒骂一声,随后便连滚带爬逃到了雪地里,苍茫大地,银装素裹,独眼的风雪兽,终于正视了这个被它看不起的渺小人类!

“吼!”

“吼你lgb!”叶凡拿刀瞠目圆睁,丝毫不惧,他害怕么?当然,冰天雪地里可是风雪兽的主场!

“叶凡!你在哪里?”

“我们来了,勇士大人!”

“孩子找到了么?”

听着人群到来的声音,风雪兽立刻选择遁去,这种野兽尤其懂的趋利避害,如果被人类包围,它的处境可不妙,怨毒的眼神看向叶凡,意思不言而喻,“我们两个接下梁子了!”

叶凡此时也是松了一口气,人类直面野兽,本来就不占任何优势,野兽可不会因为你有枪就轻易放弃,叶凡相信这样的的天气,及其消耗热量,这对叶凡来讲很不利。

王带着末离,大祭师,地阙和阿庆等人及时赶到,看到雪地上留下的脚印,大祭师皱着眉头说道,“风雪兽?这东西可是寒冬里的猎人!四年才会出现一次,我们怎么会又招惹到梵神的对手呢?”

“风雪使者?”王此时也是头疼不已,“码的!饥荒使者之后就是风雪使者,我们他吗遇到了梵神一样的待遇啊!”

“那又是什么东西?”叶凡收起了绣春刀说道,他此时冻得牙打颤,尤其是在雪地上翻滚了一圈,加上一出汗,如入冰窟。

“拿东西真不是我们应该招惹的啊”